md0020麻豆传媒

0 Comments

外国厨师?

三个人看了一眼白人胖子,就体型来说,还是挺像的。

不过胖子的夏文不好,特别容易说串,就“厨师”这两个字的发音比较正常,反而让人有点拿不准,所以陈牧忍不住又问了一句,确定一下:“你说你是厨师?就是做饭的厨师?”

白人胖子很认真的点点头:“妹搓,卧苏厨师,迷情里上兴放电的主厨。”

“米其林三星?”

这回,轮到李少爷惊讶了:“你说你是米其林三星饭店的主厨?”

米其林是历史悠久的专门点评餐饮行业的珐琅国权威鉴定机构,1900年开始,米其林轮胎的创办人出版了一本供人在旅途中选择餐厅的指南,被“美食家”们奉为至宝,被誉为欧罗洲的美食圣经,后来它就开始每年为珐琅国乃至现在世界各国的餐厅评定星级。

米其林的对一家餐厅的评级分为三等:

一颗星,只得停车一尝的好餐厅。

两颗星,一流的厨艺,提供较佳的食物和美酒搭配,值得绕道前往,但花费不低。

三颗星,完美而登峰造极的厨艺,值得专程前往,可以享用手艺超绝的美***选的上佳佐餐酒、零缺点的服务和极雅致的用餐环境,但是要花一大笔钱。

能成为一家三星级餐厅的主厨,在国外绝对是首屈一指的大厨了。

吟不尽的段段相思

“妹搓,离害吧?”

白人胖子矜持的笑了一笑,一种很让人熟悉的味道在这一笑中尽显无疑。

这货在装逼……

陈牧撇了撇嘴,忍不住看了李少爷一眼。

看来,全世界人民的装逼情节都是一致的。

作为一个吃货,陈牧自然也听说过它的名头,不过他不太迷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好吃就是好吃,不好吃就是不好吃,这全由自己的舌头和嘴说了算的,其他人说了不算。

想了想,陈牧问那白人胖子:“你这么了不起的一个厨师,今早在沙滩上为什么会被那些人追打啊?”

白人胖子说道:“卧静舔枣伤仔喝一哥女亥硕了机菊花,那些仁就从初来大卧了。”

只是和人家女孩说了几句话就被追打了吗?

这好像有点不太合情理……

陈牧回想了一下胖子今早那副浪荡的打扮,大概猜出点东西,总结起来就一句话——撩妹惹的祸。

不过这种事情也不用了解得太仔细,反正事情都过去了,大家萍水相逢,喝喝酒,吹吹牛,就算了。

聊了一会儿,桌子上的酒已经来了三四轮,除了不喝酒的陈牧,其他三个人都有了点醉醺醺的意思。

相比起陈牧和胖子,李少爷对白人胖子的兴趣明显更大一些,他一边和白人胖子干杯,一边说:“杰克,三星米其林的饭店我倒是去过一次,不过那都是我们国内的饭店……呃,我还没品尝三星米其林西餐厅里的食物呢,你给我做一次?”

杰克喝得比李少爷和胖子都多,他的醉意更浓,大着舌头反而把夏国话说准了:“可以啊,随时可以,嗯,明天吧,明天给我给你做,让腻门尝一尝卧的厨艺。”

一直喝到凌晨三点多,三个喝酒的家伙终于在碰杯各怼了一杯“百鸟归巢”后,彻底瘫成了软泥。

雾草……真重!

没喝醉的人就是容易忧郁,还得收拾残局。

陈牧一个接一个的把人送上车,轮到那白人胖子的时候,感觉他竟比马一文还要重。

驾车把三个醉猫往酒店里领,先把李少爷和马一文送进房间,然后陈牧又不得不多开一个房间,把白人胖子塞进去。

他不知道这货住在什么地方,本来还想把这货交给之前那张桌子的人,可那张桌子的人竟然都说和这货不熟,不知道他住在哪里,所以他只能把人一并带回来安置了。

终于把人扔到床上,饶是陈牧底子好,也被海楠的湿热天气搞得全身是汗,难受极了。

“三星米其林……嗯,明天等他起来,等让他给我做一顿好吃的才行。”

陈牧随手帮白人胖子把被子拉上,转身带上房门,径自离开。

黑暗中——

白人胖子的眼睛突然打开了一下,看了看周围黑孖孖的环境。

沉吟了一下后,他终于又重新闭上眼睛,翻了个身,转换出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继续睡了过去。

回到房间,陈牧很爽快的洗了个澡,钻进温暖的被窝。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大西北呆太久了,他现在完全不能接受海楠湿热的天气,所以把房间里的空调开到了最大,开到有点冷人,然后盖上被子睡觉,特别舒服。

第二天起来,已经是中午12点。

陈牧去敲了下胖子他们的房门,居然都不在。

打个电话找人,才知道他们跑到餐厅去了,所以他也乘电梯过去。

来到餐厅,看见李少爷和胖子兄妹正坐在其中一张桌子前,还有的就是李少爷的那个海楠朋友。

陈牧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桌面,有点好奇的问:“你们都吃完了?”

李少爷咽了口口水,摇头:“还没开始呢。”

“嗯?”

陈牧看了一眼周围,这里明明吃的是自助餐,你们等什么呢?

胖子说道:“快坐吧,杰克正在厨房里面给我们准备大餐呢,一会儿就好了。”

“杰克?”

陈牧有点搞清楚状况了,也坐了下来,他倒真想看看米其林三星的水平究竟怎么样。

过了一会儿,白人胖子推着一辆餐车出来了,后面几个厨师配笑着走出来,一个个的脸上都流露出谦卑的笑,看情形像是想动手帮忙推车但又不太敢的样子。

“挑拣悠闲,每班罚做得梗嚎,腻门碎边嗤。”

白人胖子把餐车推过来后,首先给每个人都端上了一个大盘子,里面看样子是汤的东西。

“请失忆夏,这是卡布奇诺卧牛磨骨唐,音位煤油卧牛,只能用响锣踢袋,尾刀害刻意。”

说完,白人胖子又着餐车走了,看样子是要继续到后厨忙碌去。

卡布奇诺蜗牛蘑菇汤?

只听名字就很有意思,几个人看了看那盘子里的汤,然后开始动勺。

舀了一勺,放进嘴里。

嗯……浓郁香气的草菇和细致奶泡意外的搭配,喝起来口感绵密滑顺又浓郁,让口感变得更有层次,真的非常不错。

其他人都还没说什么,白眼姑娘已经忍不住赞叹起来了:“呀,真好喝呢,这种味道……我都没试过呢。”

陈牧想了想,问道:“一丽,喜欢吗?”

白眼姑娘点头:“喜欢。”

“想学吗?”

“嗯……想。”

陈牧笑了笑,朝后厨看一眼,让这人教一丽做西餐,倒是够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