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神器app官方下载

0 Comments

【 .】,精彩免费!

慕湛白望着爸爸黑了脸开车离去消失的方向,他知道,自己是彻底把爸爸给伤到了,扎了爸爸那颗寡欲的心。

软软从楼上下来,走出屋子,问哥哥:“爸爸去哪了。”

“爸爸走了,他可能被我伤透了心。”小家伙自责的低头,内心很难受的对妹妹说,

“哥哥,我想小白阿姨了!”

爸爸什么的,不好吃也不好玩,只会凶巴巴的板着脸,相比喋喋不休的老师还讨厌,慕软软根本一点也不在乎周末家里有没有爸爸。

可是小白阿姨就不一样了,小白阿姨漂亮,还香香的。

“软软,我带去见小白阿姨怎么样?我知道小白阿姨住哪里!”慕湛白说完,就拉住妹妹的一只手。

软软点头。

双胞胎两个一拍即合。

两个小家伙出门打的。

说了地址,直奔阮白住的小区。

甜蜜和忧伤的诱惑

出租车后面,慕家老宅的其中一个司机开车尾随。

当车子行驶到一处名叫“君澜首城”的住宅小区,司机打电话给慕少凌,汇报道:“先生,小少爷和小小姐来到了一个叫君澜首城的小区,现在他们就站在小区门口,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好,我会盯着他们的。”

挂了电话,司机不敢错眼的紧看着两个小孩子。

“哥哥,我们给小白阿姨打个电话吧?”软软抬头,看着这些进出小区的叔叔阿姨,那些叔叔阿姨也在看她,她有点怕。

哥哥只知道小白阿姨住在这里,住在几栋,却不知道小白阿姨住在几楼。

慕湛白皱着眉头,看了看马路边上停着的慕家老宅的车,他就知道,爸爸一定会派人跟着他和妹妹的。

他才要领着妹妹去“公用电话处”打电话,可是一转眼睛,就被他们看到了小白阿姨!

阮白看到手拉手相互保护的两个孩子,再次怔在原地。

老板家的孩子怎么总往她这里跑

阮白是很喜欢这两个孩子没错,可跟他们走得太近,太过亲密的相处总归不太好,被人知道,不知道要怎么编排她。

往严重了说,很可能害她丢工作。

阮白无奈的走过去,看着两个小家伙天真的脸,问:“们怎么来这里了?”

“我,我带妹妹坐出租车来的,我们跟爸爸吵架了,爸爸发脾气吓哭了妹妹,我们我们没地方可以去。”慕湛白先发制人的说道。

为了留下,只能让爸爸暂时先背一下暴君的黑锅。

阮白蹲下,重新审视小家伙们可怜兮兮的模样,伸手摸了摸软软的脸颊,关心道:“听话,回家去,父子没有隔夜仇,们的爸爸肯定只是一时冲动,他应该很后悔凶了们。”

两个孩子被爸爸凶,阮白心疼归心疼,但到底是别人家的孩子,怎么说她都没资格插手别人家的家事。

失去了留下来的理由,慕湛白没辙的捏了一下妹妹的手。

软软像是得到了什么神圣的命令,立刻低下头,瘪着小嘴,委屈巴巴,眼看就要哭出来了。

“那我们不打扰阿姨了,我带妹妹,就先走了”慕湛白倔强的拉着妹妹的手,要走,可是软软不动。

再被哥哥一扯,还摔倒了。

软软细皮嫩肉的,磕碰在小区粗糙的石头路上,直接磕破了膝盖。

“呜”

小家伙哭了起来。

阮白顾不得其他,立刻将摔倒的软软抱在怀里,拍了拍小软软的背,安慰:“没事了没事了,别哭,别哭,阿姨带去家里吃好吃的。”

“呜呜”正哭着的软软,听到阿姨要带她和哥哥回家,立刻不哭了,重重的点头趴在阮白怀里:“嗯,小白阿姨我最爱咯”

阮白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慕湛白尾随其后。

到了家,阮白放下软软,找出两双新的拖鞋给两个小家伙穿。

慕湛白和软软趿拉着大大的拖鞋在屋子里走,一下子就走完了,一室一小厅的房子,比慕家老宅小了不知道多少倍,但他们很喜欢。

“软软,过来坐下。”阮白拎了家用药箱出来。

软软听话坐好。

“忍着点啊,疼了记得告诉我。”阮白拿出药水,棉签,还有纱布。

小家伙的膝盖,磕破了指甲盖那么大的地方。

慕湛白站在一旁,用小手拍着妹妹的肩膀,果然,妹妹很坚强的没说疼,只是皱了皱眉,就忍到了膝盖包好。

“这个真好看。”

软软低头看她的膝盖,一副没见过创口贴和纱布系成蝴蝶结的样子。

阮白笑着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再看

了一眼时间,发现已经十一点了。

“们吃了午饭没?”阮白问他们。

慕湛白摇了摇头。

“先看电视,我去给们做午饭,想吃什么?”

阮白打开电视找了动画片给他们看,接着就去看冰箱里都有什么食材。

慕湛白看了一下软软,说:“软软想吃炸鸡,我就吃什么都行我不挑食。”

软软立刻也说:“我也不挑食。”

她很好养的,吃饱就行了。

阮白打算的是,先让两个孩子吃得饱饱的,再送他们回去。

米饭煮上需要二十分钟才能好。

慕少凌的手机号码阮白没有存储过,隐约只记得号码是很好记的十一位数,但手机号码的主人太过冷冰冰,阮白不得不过目就忘,根本不敢记得。

其实就算存储了,或者记得,阮白也不敢真的拨打过去让他来接孩子。

既然两个孩子是坐出租车来的,就还能坐出租车回去,大不了她悄悄的亲自送他们安全到家门口再离开,阮白这样想到。

三菜一汤,清淡却健康。

阮白对自己的厨艺还是有一些信心的。

嘱咐两个孩子不要乱走,阮白拿了钥匙,下楼去买炸鸡。

楼下刚好就有一家炸鸡连锁店,看上去很干净卫生。

买好了炸鸡,阮白急忙往家里走,生怕炒好的菜会凉掉。

钥匙插进锁孔里,阮白打开家门。

本以为软软听到钥匙开门的声响,会很期待的等在门口,但是,阮白开门后看到的,却是一张成熟精致的男性脸庞。

原本的笑容瞬间凝结在脸上,她吓得居然不敢进屋。

可是,这明明是她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