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app小草莓园

0 Comments

光阴老祖懵了。

他是真的懵了。

越强,越懂暗夜吞噬的恐怖!

光阴老祖眼中的暗夜吞噬比南宫沧魂他们不知强多少!

而正因为懂得,才觉得南宫沧魂在胡扯。

但现实,却是打了他一巴掌。

原来…闹不明白的他……

“真的在吞暗夜吞噬……”光阴老祖都是不信的揉了下眼睛。

“老祖,我也老大不小了,哪会骗你!”南宫沧魂叫道。

众人也震撼,但也古怪。

他们听出了南宫沧魂声音中竟是有扬眉吐气的情绪。

似乎在里面的不是陈然,而是他南宫沧魂。

阳光下奔跑的棒球少女

光阴老祖也懒得再管南宫沧魂这点小心思,而是直直看着陈然。

“吞暗夜吞噬,也就是在吞毁灭之道。他…是想领悟至高本源道!”

光阴老祖吸气。

此事人人都想。

但想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

至少光阴老祖觉得再给他百纪元也不行!

但陈然…竟是都能吞毁灭之道了,这说明机会很大!

而一个…能修至高本源道的存在……

不是惊天动地的妖孽,就是古老巨擘!

光阴老祖咽了口唾沫。

“这不会是位老前辈吧……”

他忍不住多想。

不过很快摇头。

“不对,他不会太强。难道是转世?”

光阴老祖胡思乱想。

有些古老的存在还是能转世的。

在五百,乃至更高的修为,觉得自己无力渡过灾劫时,便会选择如此做。

但此事困难,有违纪元规则!

至少在光阴老祖的印象中,没听说当代有谁做到了。

“这可是彻底逆了纪元规则。若真是,这位得多强……不过也有可能不是……”

光阴老祖想的脑瓜疼。

“他称呼我道友……”

“算了,姑且就道友吧,除非他自己挑明……”

他直愣愣盯着陈然。

而这时。

陈然睁眼。

“光阴道友,能否问一件事。”陈然道。

“道友请问。”光阴老祖端正态度,收起轻视。

“可否听说过一位叫月九陵的老前辈?”陈然问。

“月九陵?”光阴老祖皱眉。

他反复回忆。

既然前辈……

那肯定很猛。

但…毫无印象。

“没听过。不过月姓,岁月之地比较多。”光阴老祖如实道。

“是么……”陈然摇头,也没太多失望。

既然没有,再找便是。

“看来还得去躺岁月之地。”陈然心想着。

“咯噔。”光阴老祖却是心一跳。

这兄弟…不会走吧。

要知道岁月之地也是如他们这里一样……

他感觉自己多嘴了。

不过。

陈然道:“道友,我要彻底融入暗夜吞噬,待会儿可能要你们出手帮忙。”

“自然,自然。此次道友帮我们光阴之土,我们定然铭记于心……”光阴老祖顿时道。

“嗯。”

陈然点头,也没再说。

他眼中浮现凌厉。

“大道万千,至高为最。得到一至高本源,我将再次蜕变。”

陈然深吸口气,缓缓融入暗夜吞噬。

“轰!”

此地顿时暴动。

暗夜吞噬好似有灵,在排斥着陈然。

但…明显迟了。

陈然直接消失无踪。

“快,快,你们都过来!”光阴老祖大喝。

他眼中涌现果决。

直觉告诉他,这或许是他光阴一脉最后的机会!

甚至…是惠及万代的好事!

“这次…搏一把!”光阴老祖神色有些疯狂。

“沧魂,去把光阴之土也召来!”

南宫沧魂和众人狂震。

这…是要彻底疯狂了么?

不过很快。

“是!”

南宫沧魂既激动,又忐忑的离去。

到了他们这等境界,自然能看清很多,抓住很多。

很显然,光阴老祖想要搏一把!

一战定输赢!

……

时间不断流逝。

光阴一脉警戒着暗夜吞噬核心。

在光阴老祖的吩咐下,光阴之土都是飞来。

此事…让很多光阴一脉的修士都是心惊胆颤。

而这时。

陈然则是如游鱼,游弋在暗夜吞噬中。

他在吞着两道本源之道,壮大己身。

他恍若沉沦。

但…意志却是四散。

他体内的本源道在交替肆虐。

到最后。

陈然选择出了最适合在此地爆发的三道本源。

“以光明之道抗衡暗夜,以生之道对抗吞噬,以岁月对抗岁月……”

陈然的本源道并不与此地本源道相克,但这些都是类似。

最后。

陈然更是展开画之道,开始在此地描绘大道。

他…要压住暗夜吞噬!

“山河锦绣,天地伟岸,纪元生灭……我未创规则,规则在我心……”

“我有冲天势,规则归我心……”

“大道起兮,天未央。大道盛兮,我未生。大道状兮,我未死……”

陈然诵唱古老道歌。

此时此刻。

陈然在用他毕生的感悟以及道念,在领悟毁灭之道。

“春风起兮,万物生。我为道魔,灭万物……”

他心中开始充斥魔念。

这是最适合领悟毁灭之道的心境。

大道弥天的同时,一股惨烈的意境也是散开。

整个核心之地,大道在生灭。

与此同时。

一副副古老的场景也是在不断显化。

这是陈然见过,经历过的纪元。

以下界诸天为核心,四周围绕各个纪元……

“轰轰轰!”

这一刻。

暗夜吞噬都似乎慌乱了。

若有灵,必然震怒。

因为,陈然在同化此地大道!

不远处光阴老祖眼珠子真要瞪出来了。

“你大爷,你大爷啊。这…这是什么道?”

他心惊胆颤。

这辈子,他就没见过这么瑰丽,渲染,却又诡异,恐怖的道!

不是说力量强,而是道强!

这大道…完全超越了他的理解!

当然,他是看得懂。

只是…只是没见过啊!

他眼珠子死死瞪着。

他此刻就像在看脱光衣服的美女,很想扑上去,但理智告诉他忍着,忍着……

“好想,好想感知一番啊!”

光阴老祖身子都哆嗦了。

只觉告诉他,若此刻领悟一下陈然的道,对他往后的修行定有巨大好处!

“这人…修的到底是什么道?”

他感觉陈然有很多种本源道,但又感觉同出一源。

“变化道?”

他想到了这罕见,从未见过的道。

可变化万千……

除此,他实在想不出其他。

“我忍,我忍,我一定要忍……”

光阴老祖苦苦支撑着。

一年。

两年。

三年。

……

转瞬。

百年即过。

这一日。

“轰轰轰!”

在光阴一脉修士震撼的注视下,暗夜吞噬竟是要分散出去。

这里…可是核心!

但似乎因害怕陈然,竟是要分裂出去!

光阴老祖等人目瞪口呆。

暗夜吞噬竟然怕了?

这什么操作?

他们有些懵。

而这时。

“道友,封禁!”陈然大喝声响起。

“嗯?嗯!”

光阴老祖愣神,随即脸色微变。

“压!”

他厉喝。

他反应过来。

若是让此地暗夜吞噬散开,他这片区域估计会被毁掉。

“轰轰轰!”

光阴之土在光阴老祖的操控下轰然压下。

霎时间,要分离的暗夜吞噬又是被压在了此地。

不说陈然已是消耗了暗夜吞噬很多。

单单光阴一脉举族之力,也是足够压制暗夜吞噬一段时间。

而此刻。

陈然的身形也是开始显化。

他神色肃穆,恍若大魔。

八方尽皆笼罩两大本源道。

不过这时。

他深深蹙眉。

为什么?

此刻陈然心有疑惑!

在他看来,他已经有了凝聚至高本源道的感悟与支撑。

至少…也能先凝聚一颗种子。

但。

他体内汹涌澎湃的暗夜,吞噬两大本源道却是迟迟无法相融。

“还缺了什么?”

“我明明吞了此地核心,足以凝聚至高本源道!”

“难道…感悟至高本源道还需什么契机?”

陈然不断思考。

“不对,我虽未凝聚至高本源道,但大道变化我都懂!不是我的问题,也不是至高本源道的问题,而是此地的问题……”

陈然脑子极速转动。

“永恒黑夜,暗夜吞噬,光阴,岁月……”

一道道信息不断相融,交织,散开……

十日后。

“难道……”

陈然眼中迸发精光。

他起身。

在一众光阴修士发懵的注视下,一步踏出核心之地。

“道友,你们且撑住我去寻破解之法,很快……”

陈然出声,转瞬离去。

众人:“……”

这…这算什么。

南宫沧魂和光阴老祖面面相觑。

“老…老祖,他…他不会不回来吧……”南宫沧魂咽了口唾沫。

光阴老祖:“……”

鬼知道啊。

他恼羞成怒:“你还不快去追!”

“我…我不知道啊。”

陈然刹那没影,他哪知道陈然去哪。

南宫沧魂被搞得一愣一愣的,差点哭了。

“蠢货,蠢货,我之前说他要找的人可能在岁月之地。在这永恒黑夜,他除了去岁月之地还能去哪?”

“该死,快去,别让岁月之地那群王八蛋把道友拦住!”

“快去啊,傻愣着做什么!你这都想不出来么,腿呢,腿总有吧,给我动起来!”

光阴老祖气得大骂。

陈然这要是一跑了之,那他可真要哭了。

“哦,哦……”

南宫沧魂脚步迈开,内心却也悲愤。

你大爷啊。

明明是你自己多嘴。

怪老子作甚!

南宫沧魂心里骂骂咧咧,去追陈然。

而此刻。

陈然的确向着岁月之地而去。“若我所猜没错,这里…绝对有大造化!”他眼眸闪烁着古老的幽深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