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国产香蕉网在线观看

0 Comments

宝城近千万外籍人士,占据人口三分之一,所以看热闹的也很多外籍人。

这招牌一出,几十号鬼佬马上气势汹汹问责。

别说外籍人士震怒了,叶凡也震惊了。

简单八个字,不亚于说外国人跟叉不得入内了,这是羞辱,这是歧视,这是挑衅他们的怒火。

怪不得熊天骏要叶凡承受天大的诋毁。

因为这个招牌一立,叶凡必然受到无数外籍人士斥责和辱骂。

当然,这也确实会让金芝林一炮而红。

叶凡能够想象,未来一个星期,金芝林都会是舆论中心。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羞辱,这是歧视,这是伤害我们的感情。”

“你们必须作出一个解释!”

“对,必须给我们交待,不然我们将会向世界播报这个行径。”

艳丽无比辣妹帽美动人

一个挂着相机干练漂亮的金发女郎冲在最前面怒喝:“《女神时报》会让你们身败名裂!”

其余同伴也都是义愤填膺。

如果没有亲眼见到叶凡神乎其技的医术,金发女郎她们或许不觉得这是侮辱,反而会讥讽金芝林不自量力哗众取宠。

可叶凡一口气救了十几个人,还让熊天骏老婆死而复生,这让他们认定叶凡是医术过人的神医。

这样的神医,现在不把他们当大爷,还不给他们服务,金发女郎他们怎能不气死?

“非我族类,不得医治,很难理解吗?”

熊天骏看了叶凡一眼,见到他依然淡定自若,就笑了笑扯开嗓子:

“金芝林是神州的金芝林,不是你们洋人的金芝林。”

“金芝林神医生于神州,学于神州,长于神州,一身医术自然为金芝林服务。”

“我们连自己的子民都医治不过来,又哪有精力为你们这些洋大爷服务?”

“所以从现在开始,金芝林只医治神州子民,外籍人士一律不得排队,不得医治。”

熊天骏昂首挺胸,一字一句宣告。

“你们知道这是什么行为吗?”

金发女郎怒不可斥:“这会伤害神州跟各国的感情。”

其余同伴也都气势汹汹叫着要抗议。

“这只代表金芝林行为,跟神州有半毛子关系?”

熊天骏振振有词:“神州从来没说华医不给外籍人士医治,事实大大小小的华医馆随时欢迎你们。”

“慈航斋也三百六十五天打开大门接诊各方患者。”

“金芝林的规矩,你们揪着上纲上线,未免太没品了。”

“再说了,你们《女神时报》不也一样限制外人进入第四层?”

“银行,华人止步三级职位。”

“证券,P7,保险,F5,癌症中心,二级权限,生物科研,永不转正。”

他落地有声:“比起金芝林,你们更是各行业明文规定,对华人进行限制。”

金发女郎脸色微变喊道:“你别血口喷人。”

她脸上很是气愤,很心里却惊涛骇浪,没想到这家伙知道西方那么多潜规则。

“是不是你心中有数。”

“你们可以愤怒,可以控诉,可以上告,但现在请离开金芝林。”

熊天骏双手猛地张开:“这里不欢迎你们,这里只为神州子民服务。”

话音一落,金发女郎等人气得要吐血,但另一边却是一阵欢呼。

近百名神州患者高兴自豪不已。

百年前低于洋人一等,富强后出于友好还是低一等,现在金芝林逆流而上,让神州患者感到扬眉吐气。

总算有机会压洋人一等了,哪怕只是在一个医馆享受这份尊享。

叶凡一直没有出声,除了熊天骏示意他不要站出来外,还有就是叶凡知道这种事需要留点余地。

他站出去,或者表明态度,事情就无可调和了。

叶天赐趁机扯着嗓子喊道:

“排队,排队,一百名额,必须拿身份证取号。”

“非我族类,不得诊治。”

他摇晃着白色扇子,指挥几个医生维持秩序。

“你们就自娱自乐吧,我就不信,他什么病都能看。”

“对,我就不信,一个华医能厉害到哪里去。”

“今天我们就蹲在这里,看看他能治好几个人。”

看到金芝林态度坚决,金发女郎他们恨恨不已退了出来,随后拿起相机和手机盯着叶凡等人。

他们不仅迅速播报了金芝林对洋人的歧视,还摆出盯视叶凡诊治一百名病人的态势。

但凡叶凡没治好一个病人,他们就会散播庸医和黑医言论,也会借此找回被歧视的心里安慰。

你看看,叶凡连这样简单的病人都治不好,还自以为是不给他们洋人治病,简直是坐井观天夜郎自大。

金发女郎他们等着看叶凡笑话,还等着让这笑话传播世界,让所有人耻笑叶凡这个行为,顺便抹黑神州。

“来吧,按照号码来,大家有什么毛病,一个个说出来。”

叶凡坐到了一张诊台位置,看着兴高采烈的患者开口。

取了号的神州患者毕恭毕敬跑了过来。

不管叶凡能不能治好,这个态势,都值得他们尊敬一回。

“医生,我这颈……”

“你这是颈椎病,低头太久,睡觉姿势又不正确,我给你扎几针就好。”

“小先生,我这汗……”

“脾胃寒湿,年轻时喜欢洗凉水和冰冻饮料导致,不必下针,我给你开一服中药,每日一服,三日自愈!”

叶凡对着站过来的病人,稍微把脉就说出了病人的情况,令所有在场的人瞠目结舌。

几个金芝林医生更是精神恍惚,这看病速度也太快了吧。

一百个病人,各种病症都有,有些甚至即将癌症病变,别说普通医馆,就是顶尖医院也要再三会诊才能诊治。

可对于叶凡来说却如喝水一样简单,把脉一番,随后针灸或开药。

病人轻则痛苦化解,重则针到病除,每一个人都得到了有效治疗,欢天喜地的感谢着叶凡。

病人家属奔走相告,网络相传,都说金芝林里来了个小神医。

很多病人闻讯赶来,医馆门口乌泱泱一片。

看着这副门庭若市的场景,四个金芝林医生激动的要哭了。

开业几个月来,从没有今天这样人气旺盛受人好评过。

他们主动充当起了叶凡的助手,抓药煮药,端茶倒水。

发放号码的叶天赐也意气风发,不少病人缠着他要求发放明天的号码,让他感受到自己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他看看自己的瘸腿,眼里多了一抹光芒。

金发女郎她们则脸色乌青离去,发誓一定要让叶凡妥协。

只是无论如何都好,金芝林一炮而红……

不远处,几辆奥迪停着,卫红朝坐在中间车辆,叼着雪茄脸色难看盯着金芝林。

旁边一个黑衣汉子低声一句:“卫少,要按原计划动金芝林,给华老头一点颜色看看吗?”

“教训个屁啊。”

卫红朝怒骂了一声:“金芝林现在这个样子,谁动谁就千夫所指。”

“叶凡这王八蛋还真是厉害,一天就打响了金芝林名气,还让自己站稳了脚跟。”

他扭头望向摇着扇子的叶天赐冷笑:

“看来要玩点阴的了……”